当前位置:新闻首页  【行管第75天】重适应研究员返森林 叶猴研究更耗时

【行管第75天】重适应研究员返森林 叶猴研究更耗时-世界十大恶人

2020年06月01日 04:04:23 来源:【行管第75天】重适应研究员返森林 叶猴研究更耗时 编辑:阴兵过路

【行管第75天】重适应研究员返森林 叶猴研究更耗时

叶茹琳来自大山脚,在纽西兰修读生物科学系毕业后,曾在黑风洞考察蝙蝠及蜘蛛生态,2013年因家事返回槟城,在直落巴巷香料公园当生态教育者及筹办于环境相关的教育活动,并于2016年推动以眼镜食叶猴(Dusky Leaf Monkey/Langur)为主而成立的眼镜食叶猴保育计划(LPP)。

叶茹琳表示,LPP逾有65名义工,义工们仍忙于筹备生态教育活动,如制作视频、准备生态教育器材、制作信息图表设计工作等等,以在行管令后推出更多元化生态教育,从而提高醒觉。

她续说,叶猴畏惧人类,早前为了让叶猴熟悉她的存在,每逢进入森林观察的装扮及背包必需一模一样,让猴群适应她的存在及进行考察,耗时数月至一年。

穿戴口罩减染疫机率“因为行管令期间,人类较少对猴类干扰,可能在这期间叶猴比较敢走出森林。一旦隶属政府的公园恢复开放后,趁着人潮尚未逐步增加时,将会赶紧观察叶猴生态习性。”

丹绒武雅及威省 2地设立“生态连接桥”

她说,截至2019年8月,首座“生态连接桥”使用率达到百次以上,其中长尾猕猴、松鼠及眼镜食叶猴最为常见。

“今年原定在3月中及4月设立“生态连接桥”,惟遇上行动管制令,其计划只好挪后至行管令后展开,冀望能在7月开始设立。”

至于习性及生态方面,她续说,叶猴是树冠动物,长时间仰赖在树上,食用各种叶子、果实或种子等等,与长尾猕猴相比之下,较少接触民众,因此,行管令可能对眼镜食叶猴生态习性改变不大。

眼镜食叶猴保育计划(LPP)创办人叶茹琳解释,自从政府实施行管令后,任何人包括研究员也被禁足公园,进而减少观察叶猴的机会。

保育计划不会暂停行管令期间公园关闭,虽然叶猴观察工作就此暂停,但眼镜食叶猴保育计划(LPP)也不会因此而停止。

叶茹琳:一旦隶属政府的公园恢复开放后,趁着人潮尚未逐步增加时,将会赶紧观察眼镜食叶猴生态习性。

“这意味着在森林观察的时间会比行管令前来得长,不过这并不影响研究过程。”

她说,由于行管令过长,一旦研究员重新进入森林观察时,叶猴会感到恐惧,导致研究员必需耗费更长时间及过程,让叶猴重新适应研究员存在,这对研究有少许影响。

报道:翁逸华由于眼镜食叶猴鲜少接触民众,因此,生态习性不受行动管制令影响,惟因为眼镜食叶猴对人类恐惧,在研究员重回森林考察时,眼镜食叶猴需更多时重新适应研究员存在,导致研究员必需耗费更长研究时间及过程。

由于眼镜食叶猴鲜少接触民众,因此,生态习性不受行动管制令影响。

【行管第75天】重适应研究员返森林 叶猴研究更耗时

“在籍学生将在行管令结束后加入LPP实习,届时将训练实习生收集数据技巧,以协助考察工作。从考察中取得的数据,将有助于应用在生态教育上。”

叶茹琳指出,在行管令后恢复研究叶猴,研究员仍会采取防疫措施,穿戴口罩,以减少感染机率。

另一方面,继全马首个生态连接桥在直落巴巷设立,取得不错使用成效后,LPP计划在行管令后,将在丹绒武雅及威省设立“生态连接桥”,然树栖动物横跨马路,降低公路意外。

成立于2016年的LPP在发起人叶茹琳多番争取下,于2019年2月在直落巴巷设立全马首个“生态连接桥”。

她解释,根据研究显示,猴子和猿类在生物学上与人类相似,若人类与灵长类野生动物亲密接触时,容易发生人畜共患的疾病,如2019年新冠肺炎(Covid-19)。

“虽然我们只在远处观察叶猴,但仍会佩戴口罩,以降低传染风险。”

友情链接: